1. 物业大数据首页
  2. 案例分析

物业管理纠纷类案例三则

据了解,2019年7月2日下午,被告王某某(2009年8月7日出生,父母协议离婚,约定王某某跟随其母亲方某生活)放学后欲回到贵阳市南明区某小区位于8楼的舅舅家中,因家中无人进门未果。王某某步行至7楼,从楼道墙上消防柜中取出手提式干粉灭火器,推开7楼步梯间防火门,将灭火器竖立放在楼道打开的窗台靠外面,先后两次从窗台处推落两个灭火器下楼。

物业高空抛物案例

图片来源于网络

日常生活中,高空抛物、物业纠纷等问题时常发生,那针对这些案件法院是怎么判决的呢?记者从贵州省高院获悉,6月16日当天,贵州省高院民一庭在全省范围内选取了一批涉及高空抛物、物业纠纷等方面的典型案例向公众公布。

案例一:未成年人高空抛物伤人致死纠纷案

据了解,2019年7月2日下午,被告王某某(2009年8月7日出生,父母协议离婚,约定王某某跟随其母亲方某生活)放学后欲回到贵阳市南明区某小区位于8楼的舅舅家中,因家中无人进门未果。王某某步行至7楼,从楼道墙上消防柜中取出手提式干粉灭火器,推开7楼步梯间防火门,将灭火器竖立放在楼道打开的窗台靠外面,先后两次从窗台处推落两个灭火器下楼。

第一次灭火器掉落在该栋1单元侧门地面受害人袁某某(该栋1楼住户兼经营便利店)晾晒的洋芋片后即弹进附近草丛中,第二次灭火器砸中正在附近翻晒洋芋片的袁某某头部,受害人当场倒地晕迷,头部出血,附近玩耍的两孩童亦受到惊吓。后受害人被物业人员发现并送医急救,经抢救无效死亡。

事后,受害人袁某某的父母、配偶、子女作为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王某某的父亲王某、母亲方某赔偿80余万元(扣除前期已支付的25万元),该小区物业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高空抛物的行为对社会公共安全存在极大的危险,极易造成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引发社会矛盾纠纷。本案判决正确适用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对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侵权行为,因其没有经济收入,其父母作为法定监护人应共同承担赔偿责任,以此警醒父母要加强对子女的教育,避免再发生类似事故。同时,物业公司对本小区及房屋负有维修、养护、管理和维护的义务,其对占用通道行为不加制止,对人流高峰时段有重物落下而未及时发现(王某先后两次推落灭火器),物业公司存在管理上的疏漏,也应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

为此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一、被告王某某的父母王某、方某于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共计784520.5元;二、被告某物业分公司在49226元损失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被告某物业分公司的财产不足以承担部分由被告某物业公司承担;三、驳回原告的其余诉讼请求。

案例二:占用小区公共区域排除妨害纠纷案

息烽县某银座系被告贵阳某某房开公司开发,由被告贵州某某建设公司承建的商品房。原告某银座业主委员会于2012年2月1日经息烽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批准成立。

2012年7月29日,被告李某某、何某某与被告贵阳某某房开公司息烽分公司签订《商品房租赁合同》,合同约定被告贵阳某某房开公司将位于息烽县某商业门面后的房屋出租给被告李某某、何某某,租赁期限至2054年10月8日。

后何某某于2017年将所租赁的房屋装修为住房入住,将该房屋西南角位于南面的墙2.23米向南面往外推移1.39米,在西北角修建了卫生间,在东南角占用该幢楼步行楼梯下空隙修建了卫生间,又在该房屋中部南北方向砌了一堵墙将房屋隔断,并在该房屋东面另行开凿了一扇门,同时在该房屋内安装、放置了家具、电器等设施,何某某将该幢楼西北角的花池修建为一间密闭“房间”用于堆放杂物。

对此原告某银座业委会认为何某某装修入住的房屋系公共厕所,该厕所与花池系业主共有,何某某的行为已经侵犯了原告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请求被告何某某排除妨害,即拆除在某银座11号楼电梯楼进门左侧厕所处修建的房屋,腾空在该楼右侧花池处修建的房屋。

小区公共区域被占用的情况层出不穷,不管是业主还是房开商在缺乏专业法律知识的情况下会对一些区域划分和使用权产生误解,该案被告何某某就是错误认为自己出钱合法租赁了公共区域导致的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明确规定建筑区划内的道路,属于业主共有,但属于城镇公共道路的除外。建筑区划内的绿地,属于业主共有,但属于城镇公共绿地或者明示属于个人的除外。建筑区划内的其他公共场所、公用设施和物业服务用房,属于业主共有。对于擅自改变规划用途侵犯全体业主共有权的行为,业主委员会有权要求其排除妨害。

为此息烽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何某某拆除其在息烽县某银座一层规划用途为厕所范围内擅自修建的墙体、卫生间及在原建筑墙、地面上所安装的其他设施,腾空在该幢楼西北角的花池处用于堆放杂物的“房间”,并将拆除、腾空后所产生的物件及废弃物移走。

一审判决后,何某某不服提起上诉,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三:某小区业委会诉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返还小区业主共有房产纠纷案

原告某小区业委会、一号楼业委会分别于2017年9月28日、2017年12月12日经凯里市房地产事业发展管理局同意成立备案。2019年4月22日和5月7日,经二原告向凯里市房地产事业发展管理局查询,在该局登记的位于涉案小区的七个架空层的权利人为一期全体业主共有。因被告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在二原告成立后移交相关文书时未予移交涉案七个架空层的产权资料以及房屋的管理使用权,经双方协商未果,二原告遂诉至法院。

另查明,2015年4月15日,凯里市房地产管理局存档的关于上述七个架空层办理所有权登记的七份《凯里市房地产管理局所有权登记申请表》载明的内容显示,向凯里市房地产管理局申请登记上述涉案七个架空层所有权的申请人为被告,房屋权利人均为一期全体业主共有。

开发商利用其自身便利条件占用业主共有房屋,侵害了业主的合法权益,应当返还房屋。业主委员会依据业主大会或业主共同决议,在授权范围内,以业主委员会名义从事法律行为,应当认定具备原告诉讼主体资格,鼓励业主委员会为了公共利益积极维权。

为此凯里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一: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该小区业主委员会返还涉案的七个架空层不动产权证书;二、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腾空七个架空层,移交给原告管理使用。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提起上诉后,黔东南州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记者 王杰)

☆本文来源于“贵阳日报融媒体”,经整理后发布;声明:本文观点不代表物业大数据立场,转载请联系文章原作者。如文章内容或图片涉及版权,敬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KANWUYE.COM 物业大数据为您解读最新、最全面的物业管理资本市场。

联系我们

版权沟通合作交流,可直接点击图像与我沟通……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