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凸现“大物业”的价值

♥ 网站合作及物业并购咨询加微信:kanwuye

以“共治”为目标,有效建立社会力量参与基层治理的协同机制。社会力量在基层防控中的积极意义无疑是明显的,改革重点在于如何有序、有效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基层治理,与政府形成互为补充、互为促进的共治机制。

毫无疑问,抗击新型肺炎疫情,既是一场疫情防控的“全民战争”,也是对我国各地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场突如其来的“大考”。自疫情爆发之际,全国各地均纷纷投入防疫作战的防备状态之中,各地政府先后出台相应防疫措施,但疫情爆发时期恰好处于春运高峰,全国人口大面积流动,让各地的防疫工作增添了不小的难度。

疫情之下,凸现“大物业”的价值

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省在“抗疫”中采取了一些具有本省特点的举措,折射出公共治理体系现代化建设的一些思路,可以概括为“谋”“略”“行”三个方面。

“谋”,即前瞻性思维,做到谋在事前

自1月23日,浙江用近两个月的时间,雷厉风行,抗击疫情;根据疫情回落之后的实际情况,提出“两手都要硬,两战都要赢”,迅速复工复产……在这场阻击战、总体战中频频抢占先机,充分的体现了浙江省政府的前瞻性思维。

能够支撑起浙江这些快速决策的是大数据+网格化管控的应用,长期以来,浙江在治理体系建设中一直强调网格化的治理模式和数字化的基础设施建设。

浙江是全国较早建设市民服务中心的省份;是率先发起让群众办事“最多跑一次”的改革,并坚持落地回访和数据公开的省份;也是率先建设市民掌上办事系统“浙里办”,大力推行一体化“数字政府”的省份。

正是这种敢为人先的创新治理模式,和为群众着想的思维方式,为浙江的疫情防控提供了可靠的底层支撑架构,为政府在应急决策中谋得先机。

“略”,即战略性思维,做到治理有序

第一是短期以防控疫情为首要任务。全省树立“一盘棋”理念,推出“十个最”的防控举措。加强重点物资清单管理,及时回应民众急需,加大对重点人群的关注力度,尽可能做到法理情的统一,不要存在单项顶格思维。

第二是防疫阶段及时“纠偏”非常重要。2月9日,浙江再次发布只有五句话、299字的“2号令”,大胆“纠偏”,对居民出行、便利店、外卖等方面的管理提出3个“不得随意”,尤其强调“原则上不得随意限制普通居民正常出行;不得随意对销售蔬菜、粮油等生活必需品的经营网点一关了之;不得随意限制快递、外卖等关系群众日常生活行业复工及送达服务”。

这次“纠偏”传递出一个重要信号——统筹抓好疫情防控大事与民生关键小事,提倡实事求是、因地制宜、精准施策。

第三是中期以经济社会恢复常态为重中之重。从2月中上旬开始,在“三返”的大背景下,浙江快马加鞭地出台实招,全省各地想尽办法复工复产,在全国领先一步。浙江率先调整前期的封闭式管控策略,创造性建立了“一图一码一指数”精密智控机制,形成了推动“两手抓”的有效组合拳,保障了浙江省安全复工的推进。

“行”,即迅速执行,做到有应必答

这次疫情抗击对我们的公共服务以及城市治理来说是一次重大挑战,在此次疫情中,物业人除了抗疫在社区、写字楼一线,他们还深入到景区、城镇、军警后勤、校园、医院、交通场站、公益设施等公共服务领域,承担了大量的疫情防控和服务保障工作。

作为率先走进城镇,创新“政府+企业”新型公共服务管理模式的“引领者”,保利公共服务目前在管公共服务项目已达210个,遍布全国各地,在管面积达1.32亿平方米,防疫责任重大。

疫情爆发之初,在政府的组织管理下,参与浙江嘉善、天凝、西塘等城镇公共服务的保利物业积极承担央企责任,凭借着充分的程序化服务和网格化服务的经验,快速做出一级响应,启动应急预案,通过跨行业、跨区域的资源调配,在人员、物资、管理、服务上给予了重要保障,形成一个有效的联动机制和共享平台,为满足居民基本公共服务需求提供了强有力保障。

疫情防控要下沉资源与力量,而基层往往面临重大应急管理人员不足的现状,为此,保利物业迅速成立党员突击队,为隔离点、社区、街道、市场等场所提供综合服务。

面对物资短缺的现实情况,保利物业积极调动各方资源,保证消杀、防护物资齐全,为基层工作人员的日常排查筑起一道后勤防线。

特别时期,除了保障居民健康防控之外,保利物业还提供了一系列送菜、送温暖等亲情服务,同时为没有物业管理的开放式住宅居民开展“至少跑一次”服务,覆盖全区,为居民日常生活提供保障。

为配合政府保障民生,保利物业特别加强了对农贸市场的重点管理,尽量降低疫情对居民日常生活的影响……

此次疫情有力印证了,保利的“大物业”的确在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物业服务企业在公共服务的社会价值和作用更是得到进一步凸显。

浙江答卷:如何打造“共治”机制

以“共治”为目标,有效建立社会力量参与基层治理的协同机制。社会力量在基层防控中的积极意义无疑是明显的,改革重点在于如何有序、有效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基层治理,与政府形成互为补充、互为促进的共治机制。

一是重点发展专业性社会组织,与政府公共服务形成差异化发展格局,引导其为不同群体提供个性化服务。

二是出台支持社会力量参与基层治理的相关政策措施,引导物业公司、行业协会、专业组织等多元主体与城乡社区之间形成密切协作关系。

三是挖掘城乡社区社会组织的潜能,推动基层社会成为“人人有责、人人尽责”基础上的“人人共享”共同体。

四是完善社会力量参与突发公共事件群防群治的应急体系,建立相应的保障和奖励机制。

疫情防控的当口,正是检验基层治理措施是否得力的关键。充分激活各方力量,调动基层社会自主性,可有效缓解政府公共治理压力,切实打通群众的“最后一公里”。

在当下的公共服务市场中,已有不少物业服务企业切入进来,而头部物业服务企业更是通过深度整合现有资源,提供一体化公共服务解决方案,协助政府构建起社会防疫的全领域防线,成为防范疫情扩散的关键以及社会应急治理的重要一环。

相信,随着未来社会公共服务社会化、市场化的程度日趋提高,物业公司的参与程度也会越来越高,打开了价值窗口后,物业服务与社会治理的关系将会愈加融合、深入。

☆本文来源于“中国物业管理”,经整理后发布;声明:本文观点不代表物业大数据立场,转载请联系文章原作者。如文章内容或图片涉及版权,敬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KANWUYE.COM 物业大数据为您解读最新、最全面的物业管理资本市场。

联系我们

版权沟通合作交流,可直接点击图像与我沟通……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