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对并购交易的影响(二)

♥ 网站合作及物业并购交流 加微信:kanwuye

本文从《民法典》对于中国法项下保证责任条款的变化,浅析民法典在物业并购交易方面的相关影响;

民法典对于中国法项下并购交易的影响 (二)
— —浅析保证责任条款的变化

《民法典》对并购交易的影响(二)

一、民法典对保证责任推定条款的修订

担保法:第十九条 当事人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

民法典:第六百八十六条 保证的方式包括一般保证和连带责任保证。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一般保证承担保证责任。

基于保护债权人利益的逻辑,《担保法》第19条的规定将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保证方式推定为连带责任保证。实践中,债权人往往会恶意利用保证人对保证制度的认知空白,故意不约定保证方式或约定不清,导致保证人被迫承担连带责任,违背保证人的真实意愿,增加争议纠纷与诉讼成本的发生概率。

《民法典》将上述连带保证的推定规则修订为一般保证推定规则,有利于促使债权人完善保证合同内容、明确保证方式选择,有利于改变担保人在不明确担保方式约定规则情形下盲目签署保证合同的不利局面,更符合保证制度的基本原理。

二、 连带保证与一般保证

实务中,关于保证方式,选择一般保证还是连带责任保证,对当事人的利益事关重大,在物业并购交易的过程中,收购方一般会优先选择要求被收购方提供相应保证担保,以保障收购后的营利状态,故而在确定保证关系、签署保证合同时须各方谨慎考虑。从法律性质上看,两种保证方式的区分主要如下:

1.是否享有先诉抗辩权

相关条款:《民法典》第六百八十七条 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时,由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为一般保证。

一般保证的保证人在主合同纠纷未经审判或者仲裁,并就债务人财产依法强制执行仍不能履行债务前,有权拒绝向债权人承担保证责任,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
(一)债务人下落不明,且无财产可供执行;
(二)人民法院已经受理债务人破产案件;
(三)债权人有证据证明债务人的财产不足以履行全部债务或者丧失履行债务能力;
(四)保证人书面表示放弃本款规定的权利。

第六百八十八条 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和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保证。

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情形时,债权人可以请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请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

《民法典》第687条第2款规定了一般保证责任的先诉抗辩权,即除规定的相关情形外,一般保证的保证人在主合同纠纷未经审判或者仲裁,并就债务人财产依法强制执行仍不能履行债务前,有权拒绝向债权人承担保证责任。据此,一般保证项下,保证人享有的先诉抗辩权具有两方面的意义:程序方面,清偿顺序有先后之分,一般保证的保证人只有在主合同纠纷经审判或者仲裁,并且有权机关已经对债务人财产依法强制执行后,主债权人之债权仍未得到清偿之时,一般保证人才承担保证责任。实体方面,一般保证的保证人承担的是在主债务人无法清偿的范围内的补充清偿责任。

而根据《民法典》第688条的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不享有先诉抗辩权。连带责任保证是指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情形时,债权人可以请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请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

若保证合同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民法典》生效之前,根据《担保法》的规定推定为连带责任保证。《民法典》生效后,推定为一般保证。据此,在《民法典》正式实施前,当事人在订立保证合同、确立保证关系及可能适用保证规则的非典型担保合同时,应当更加关注对保证方式的约定,对是否承担连带保证责任须进行认真考虑与明确约定。

2.保证期间与免责条件

相关条款:《民法典》第六百九十二条 保证期间是确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期间,不发生中止、中断和延长。债权人与保证人可以约定保证期间,但是约定的保证期间早于主债务履行期限或者与主债务履行期限同时届满的,视为没有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

债权人与债务人对主债务履行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保证期间自债权人请求债务人履行债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

第六百九十三条 一般保证的债权人未在保证期间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保证人不再承担保证责任。

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未在保证期间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不再承担保证责任。根据《民法典》第692条的规定,无论是一般保证还是连带保证,对没有约定保证期间或约定不明的情形均推定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体现了对保证人的倾向性保护。

根据《民法典》第693条的规定,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和前述规定的保证期间,一般保证的债权人未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在连带保证中,债权人未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和前述规定的保证期间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民法典》针对一般保证与连带责任保证区分保证期间的请求对象,主要是基于两种保证方式的不同性质与不同的权利行使程序。

据此,为保障自身利益,当事人在设定保证担保、确立保证关系时,应关注保证期间的约定,尽可能约定明确的保证期间。在未约定保证期间或约定不明的情形下,应当及时、依法行使权利,就一般保证,应在债务到期后或约定情形发生后六个月内对债务人提起诉讼/仲裁,就连带责任保证,应在债务到期后或约定情形发生后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

三、保证的诉讼时效起算点

相关条款:《民法典》 第一百八十八条 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民法典》对并购交易的影响(二)

诉讼时效,是指权利人未在法定期间内行使权利而丧失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保护其权利的法律制度。《民法典》生效之前,根据《担保法解释》第34条、《担保法》第17条的规定,审判判决生效后、强制执行仍不能履行前这段期间,债权人事实上并不享有请求一般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权利,无法实际上行使担保权利。据此,将判决生效后、强制执行仍不能履行前的时间段计入诉讼时效期间,实质上损害了债权人的时效利益,不符合诉讼时效的规定与制度的本意。

《民法典》确定一般保证诉讼时效“从保证人拒绝承担保证责任的权利消灭之日起”计算,弥补了上述漏洞,符合诉讼时效的相关规定,进一步保障了债权人的时效利益。

推荐阅读:民法典对并购的影响(一)

( 本文由特约编辑 Daniel Xie 供稿 )

☆本文系“物业大数据”网原创文章,请尊重版权,转载须注明出处:https://www.kanwuye.com/15287.html ,物业大数据为您解读最新、最全面的物业管理资本市场。

联系我们

版权沟通合作交流,可直接点击图像与我沟通……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