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物协推动物业与社区治理双向融入

♥ 网站合作及物业并购交流 加微信:kanwuye

成都物协积极参与城乡基层治理供需对接,推出党建引领小区治理机制建设、老旧院落物业管理提档升级等五项核心服务参与供需对接。

成都物协推动物业与社区治理双向融入
成都市物业管理协会秘书长苟强

近年来,推动物业管理融入基层社会治理已经成为行业绕不开的话题。在理论和政策层面,物业服务区域不仅是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的重要场所,也是基层社会治理的最基础单元。多个中央文件把物业管理作为基层社会治理的重要内容。在实践层面,越来越多社会治理工作的实施逐步从传统的社区向物业服务区域转移,传统物业管理发展模式已经难以适应人民群众日益多元的社会需求的困境逐步显现,需要行业积极适应社区治理的新形势、融入社区治理的新体系。如何实现物业管理和社区治理的同频共振,是眼下行业正在探索的课题。

物业管理融入基层社会治理的成都探索

在党委政府层面,一是在市县两级党委序列设立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有效解决了社区发展治理工作“条块分割、九龙治水”的问题。二是以顶层设计为突破口,构建了城乡社区发展治理“1+6+N”政策体系。三是以市委办公厅名义发文,明确了各级各部门在居民小区治理的职责边界。四是加强党组织建设,积极构建党建引领居民小区治理机制。

在行业协会层面,成都物协一是积极参与城乡基层治理供需对接,在四川省党建引领社会组织参与城乡基层治理推进会上推出党建引领小区治理机制建设、老旧院落物业管理提档升级等五项核心服务参与供需对接。二是多次参与成都市培育发展社会组织专项资金扶持项目。三是推出社区发展治理的“城事·微物观”系列调查和“小切口·微创新”创新案例甄选的“双微”活动。

在基层实践层面,一是创新党建引领社区共治模式。成都高新区率先提出建立“三联三共”机制,通过组织联建、机构共存,事务联议、工作共管,阵地联用、资源共享,形成多元参与、共建共享的社区物业服务管理工作长效机制。二是探索解决业委会不作为乱作为问题。成都各区(市)县通过推进业委会党组织建设、引导聘请专(兼)职秘书、推行选举四步工作法、建立监委会(监督小组)制度等方式,积极引导业委会组织结构向“党建引领+专业支撑+外部制衡”转型。三是引入社工组织参与小区发展治理。

推动物业管理和基层社会治理双向融入的思考

推动物业管理融入社区治理

从物业管理的角度,通过融入社区治理、服务社区建设,借机、借势、借力筑牢资源优势、增强服务“粘性”,培育以物业服务为核心,向社区其他公共服务领域延伸的“1+N”社区发展治理综合服务能力,才能打开社区发展治理新格局下,更加广阔的市场空间和发展机遇。

首先,要正确客观认识物业管理行业参与社区治理的短板。一是市场竞争的短板。社会企业、社区社会组织等力量向物业服务领域延伸渗透,成为重要竞争对手;二是服务能力的短板。大部分物业服务企业依然在做好物业服务这件事情上挣扎,由于缺乏专业团体和技术支撑等更是在参与社会公共服务的能力上有所欠缺。

其次,是要培育社区发展治理背景下的新发展理念,一是把“被动强加责任负担”转变为“主动寻求发展机遇”。在社区发展治理大背景下,相关职能部门、街道社区交给物业的公共管理和服务责任或许是未来物业服务企业扎根社区多元发展的重要市场机遇;二是把“突出问题解决能力”转变为“行业核心竞争优势”。在物业服务能力差异日益缩小、物业服务产品日益同质化的背景下,物业服务企业在诸如垃圾分类、充电桩建设、生活性服务等涉及人民群众最直接利益、社区治理最关切问题上所形成的有效服务模式、全套解决方案,将是企业在物业服务市场竞争、甚至社区服务领域竞争的重要砝码。

最后,尝试构建“物业服务企业+(出资举办)社区社会组织+(牵头组建)志愿服务组织”的多元组织形态参与社区发展治理。从政府购买服务的现状来看,具有“非营利性和公共服务属性”的社区社会组织更受青睐。因此,物业服务企业要想参与承接更多社区服务项目,从组织形式上,可以出资举办民办非企业性质的社区社会组织,并采取物业服务企业与社区社会组织独立核算、独立运行的方式,从而形成物业服务业务和社区公共服务业务协同发展的新模式。与此同时,有条件的物业服务企业还可以依托物业从业人员、热心业主,组织志愿服务组织,开展社区志愿服务项目。

推动社区治理融入物业管理

从社区治理的角度,在治理理念、治理重心、治理方式中充分考虑物业管理事务,是发挥多元主体在社区治理事务中的协同作用、调动各方力量解决物业管理突出问题、实现物业管理和社区治理“一张网”的重要前提。

首先,要摆正物业管理在社区治理中的角色定位。目前社区治理的实践中,物业服务企业很难获得自主性和协同性的发展空间,加之相较于社区、社会组织,物业服务企业在社区治理中较为模糊、边缘的地位,社区物业管理工作经常陷入“内卷化”的困境。因此,要进一步将物业管理纳入社区治理体系和政府工作中,加大对物业管理的的政策支持和资金投入力度;要将物业服务企业与基层政府、社区的协同建立在信息互通、资源互换、要素互补的基础上,将业主参与、利益表达、物业服务企业发展等外部因素嵌入社区治理中,形成真正的社区治理共同体。

同时,要形成有利于物业管理的社区基础条件。要进一步强调社区党组织、居委会在社区治理共同体中的“领航者”作用,更要从社区基础条件改善上充分考虑物业管理,包括设区的规划和居委会的设立,最终实现物业管理和社区治理“一张网”,推动社区治理共同体的实效运作。

最后,赋权基层政府有效推进物业管理事务。近年来,多地提出“为街道赋权”,将点多面广、基层管理迫切需要且能有效承接的权限赋予基层政府实施。实践中,物业管理事务纷繁复杂,存在涉及部门较多、治理力量分散、联合执法难以有效开展等问题。通过确权、赋权、活权,发挥基层政府对物业管理重大事项的意见建议权、对综合性事项的统筹调度权,有利于突破目前物业管理事务“一事一协调”“一时一协调”的限制。此外,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基层政府在物业管理事务中的兜底补位机制。一是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整体引入物业服务企业进驻老旧小区、农民集中居住区、保障性住房小区、拆迁安置小区等,提供含物业服务、公共服务在内的兜底服务。二是明确基层政府在物业管理任何一方主体缺位、业主大会失灵等情形下的补位权利,包括物业临时托管、业主委员会职责代行等。

本文改编自成都市物业管理协会秘书长苟强在2021年全国物业管理协会工作座谈会上的发言

☆本文来源于“中国物业管理”,经整理后发布;声明:本文观点不代表物业大数据立场,转载请联系文章原作者。如文章内容或图片涉及版权,敬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KANWUYE.COM 物业大数据为您解读最新、最全面的物业管理资本市场。

联系我们

版权沟通合作交流,可直接点击图像与我沟通……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