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赋能社区韧性治理的思考

以数字社会高效组织为引领,聚焦“老有所养”、“弱有所扶”、“病有所医”、“体有所健”、“文有所化”等社会事业,打破部门间、业务间的数据孤岛。

疫情持久战下数字化赋能社区韧性治理的思考——以浙江未来社区为例

目前,我国在疫情控制、经济恢复等方面已取得重大战略成果。但在全球形势严峻、病毒变异肆虐的当下,没有一个国家、一座城市是孤岛,仍不能排除局部反弹的风险,且病毒传播具有易变性、不确定性、复杂性等风险特征,必须时刻保持危机意识、做好常态化防控。在此背景下,“韧性”逐渐成为全球高度关注的话语体系,社会公共健康安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面对疫情灾害的应对、适应及恢复能力。随着我国风险治理和社会治理重心的下移,社区成为抗击风险的前沿阵地。如何提升社区的韧性治理能力,已逐渐成为公众关注的新焦点。

数字化赋能社区韧性治理的思考

韧性思维下的社区治理目标

(一)“韧性—治理”理论框架

“韧性”正在成为全球治理中的一个高频词。例如,2005年联合国减灾行动纲领《兵库行动框架2005-2015》、2011年英国伦敦发布的《国家韧性社区战略》以及 2015 年第三界世界减灾大会通过的《仙台框架 2015-2030》等战略,都明确提出要构建更具韧性的风险治理的城市或社区[1]。在危机情境下,富有韧性的社区及其成员能够通过自组织、资源创新性利用等方式,主动适应各种外部冲击及新环境条件。韧性并非社区要达到的某种最终状态,而是社区固有的一种能力或属性,贯穿社区全生命周期。同时,社区韧性是动态变化的,而非静态的,能够通过引导、建设以及成员的学习、积累实现可持续提升[2]。

一般认为,善治是实现韧性的关键,追求善治是一项有益的战略。2019年,Linkov and Trump建立了“韧性-治理”分析框架,将两者作为整体进行研究[3]。在该框架中,韧性治理包括多个领域和时间阶段。

(二)韧性治理的四个阶段

  1. 计划阶段:风险预警的宣传。计划阶段往往是在风险萌芽或者尚未发生的时期,这一时期的特点是风险隐患高、公众防控意识低。实践证明,风险萌芽阶段的社区防控工作至关重要。基于韧性思维视角,此阶段须重点做好风险预警与宣传,包括制定社区风险清单、制定定制化应急预案、居民“四色”管理及重点群体针对性管理,以及风险信息的及时报送。
  2. 吸收阶段:风险防控的组织。吸收阶段是指风险的全面爆发期。其特点是风险传播速度快、公众心理恐慌高。在这一时期, 社区应急管理对整个风险治理过程起着决定性作用。该阶段应重点做好风险管控的组织,包括建立社区防控工作组织体系,动员党员等外部力量加入、弱势群体的重点帮扶等。
  3. 恢复阶段:风险防控与生活秩序的平衡。恢复阶段是指风险的消退期。该阶段风险逐步得以控制,但生活秩序尚未恢复。该阶段的重点工作是保障风险防控和居民正常生活秩序的平衡。一方面,继续严格执行风险管控政策,防止政策“失位”。另一方面,需要动员社区内的各种人群为灾后恢复提供互助帮扶。
  4. 适应阶段:危机后的服务。适应阶段是指风险的平稳期。该阶段的特点是风险低,防治措施相对宽松。该阶段的工作重点是强化危机学习,包括树立全民危机学习的理念、推进信息的公开化、拓展危机学习渠道,丰富危机学习内容形式等,在此基础上总结危机学习经验,形成规范有效、可复制可推广的风险防控策略[4]。

社区韧性治理面临的主要困境

(一)信息孤岛严重,动态筛查防控能力不足

尽管近年来各地掀起了智慧社区建设浪潮,但“智慧社区不智慧”的现象屡见不鲜。疫情期间,由于数据的有效共享比较困难,社区需要向区、街道、疾控、卫生等部门提交大量表格,且大多数表格内容相似,但数据互不打通,导致大量重复的“填表”工作,本就人手不足的情况“雪上加霜”。另一方面,目前大多数社区对辖区内人员的身份信息、健康状况、出入时间等基础信息掌握有限,且数据更新滞后,疫情爆发期间,无法获得准确的人员和住户基础数据,疫情动态筛查防控能力亟待提高。

(二)社区自组织欠缺,未形成多方共治长效机制

新冠疫情暴露出社区自治组织的短板。去年疫情爆发的早期,民众普遍缺乏公共卫生安全意识,社区层面也很少有组织性的自救活动,居民个体因缺乏专业指引而无所适从,直到后来通过发动党员、招募临时志愿者、社会组织介入等方式,才得以有效缓解紧张局面。由于日常志愿组织与居民参与的机制尚不健全,导致危机来临时居民自发的救助行为效率不高,且作用不能充分发挥。

(三)重补救轻预防,缺乏全周期风险管控意识

人们往往更多地关注灾后风险,而忽视了灾前预防。社区长期相对安全的生活环境,以及灾前防范意识宣传的不足,导致社区公共危机意识和应急能力的缺失。例如,当前社区开展的业余活动多以文化、体育和艺术类为主,针对风险应急的宣传教育及演练活动较少。另一方面,疫情爆发后,公众无法科学地认识危机,容易造成两种极端现象:一是社区工作者和居民轻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严重性,二是居民缺乏科学的应对知识,容易出现恐慌和盲目行为。

以数字化赋能社区韧性治理的浙江探索

2019年以来,浙江在国内率先提出建设“未来社区”,以人民美好生活向往为核心,在“人本化”“生态化”社区物理空间营造的基础上,通过“数字化”叠加赋能,创新构建未来邻里、教育、健康、创业、建筑、交通、低碳、服务、治理九大场景集成系统。今年6月,为贯彻落实《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浙江省委省政府在《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实施方案(2021-2025)》中明确提出,“要着力建设共同富裕现代化基本单元,全省域推进城镇未来社区、乡村新社区建设”。

当前,未来社区建设已进入实践落地、推广复制的新阶段,全省150个试点及创建项目加快建设实施,形成各地争先创优、百花齐放的生动格局。从韧性治理视角出发,浙江正在积极探索以“数字化”赋能韧性社区建设的创新路径。

(一)构建智慧健康管理体系,强化自上而下“全周期”管控

立足全省各地现有数字化基础,推进社区智慧服务平台与城市大脑有效联通,结合韧性治理的四阶段,形成信息采集、智能预警、分类管控的“全周期”疫情防控闭环,切实提高社区应对重大突发事件的应急能力和精细化治理水平。

一是强化防疫基础信息采集管理。加快推进居民电子健康档案全覆盖,在健康码基础上,增加行程、疫苗接种信息等数据,构建以“一码一档案”为核心的社区健康管理体系。加强“重应用、重收集”的平台功能建设,通过防疫信息采集等方式防患于未然,一旦应急预案启动可依托平台数据库开展精准排查,统筹安排人财物等防控资源。

二是实行敏捷性预警与精准防控。充分整合社区居民基础、网格化管理、计划生育、综合治疗等数据,建立“以数据说话”的风险管理机制。对社区重点公共场所进行动态监测、实时预警,建立移动化的社区网格员报告和逐级管理机制,实现“大数据”和“基层网格力量”双防控。

三是开展统分结合的居民健康管理。建设智慧化社区卫生服务站,联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展自主检测、慢病一体化门诊、5G只能随访、远程检测与监测预警服务,为社区居民日常健康管理与疾病及时检测保驾护航(图2)。对于潜在风险人群及健康人群,依托平台实行居家“健康打卡”并纳入电子健康档案,家庭医生可据此对各类人群做好初步甄别与就医建议。针对孕产妇、老年慢性病患者等做好健康咨询服务,提供平台预约错峰就诊、慢病长处方及药品配送O2O服务,最大化保护易感人群。

四是打造社区权威信息发布窗口。将公共危机意识教育和应急能力培训纳入社区信息发布模块,全面提升社区防疫设施与制度保障能力。例如,根据风险不同阶段的特点,开展不同的学习教育内容,提高社区居民的风险意识、自助技能和互助意识。制定危机后居民心理健康指导和管理方案,重点对老年弱势群体、贫困群体进行心理康复,消除心理应激反应和焦虑反应。

(二)推动邻里积分机制落地,实现自下而上“多元化”共治

有效整合志愿者、社区工作人员、物业服务人员、商家等资源,充分发动每一个社区居民积极性,建立社区公共危机共治模式,提高社区在不确定风险冲击下的应对、适应和转化能力。

一是构建多方参与的邻里积分机制。创新社区治理手段,结合未来社区的优质公共服务、社区共享生活、品质商业服务三大领域建设,借助智慧服务平台的线上高效组织能力,建立由“贡献值”“声望值”构成的社区邻里积分机制,构建由运营主体主导、居民参与九大场景营建、社区商圈联盟参与、线上线下联动闭环的积分机制,实现居民“有实权的参与”,以及“奖惩有度”的价值引导,凝聚邻里归属感和集体意识。

二是促进邻里互助与资源共享。将社区巡防、疫情排查、邻里照护、健康援助等行为纳入积分体系,鼓励具有一技之长的“社区达人”及普通居民开展健康宣传与爱心救援工作。开通需求发布响应功能,满足邻里互助与资源共享日常需求,疫情期间可高效实现社区居民之间防疫物资、生活用品等相互支援,提升社区资源共享利用效率。

三是加强互相监督与自我约束。疫情期间,可发动居民参与查找社区疫情防控中的漏洞或空白点,异常情况一键上报,提高基层疫情风险感知和识别的敏感度。对阻碍社区防疫、影响公共利益的行为予以曝光,扣除积分并予以相应处罚。

四是完善社区多元化自组织体系。实施社区志愿组织、社区领头人培育计划,加快建立社区志愿者、紧急救援队等自组织机制,依托平台加快培育各类体育、健身、休闲等各类社群组织,为积分机制的有效建立奠定基础。完善社区自我管理、互相救助机制,平日实现有效组织的常态化,在疫情、灾害等非常时期可发挥关键性支撑作用。

若干工作建议

(一)提升未来社区“韧性”治理标准

将“韧性”作为浙江未来社区建设的“标配”特征,融入“三化九场景”系统设计框架,进一步完善未来社区建设运营标准,将公共卫生防疫纳入未来社区创建评价指标体系,作为试点评价验收的基本要求。

(二)依托数字化改革加快跨部门多业务协同

结合未来社区场景建设,以数字社会高效组织为引领,聚焦“老有所养”、“弱有所扶”、“病有所医”、“体有所健”、“文有所化”等社会事业,打破部门间、业务间的数据孤岛,加快社区智慧服务平台与城市大脑的有效打通,实现高质高效的精细化治理。

(三)鼓励基层治理创新探索与推广实践

依托未来社区创建项目建设,形成一批具备“平台数治、居民自治、政府导治、平战结合”特点的韧性治理“最佳实践”案例,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复制推广,努力打造浙江共同富裕基层治理创新的“重要窗口”。

社区韧性治理的实现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仅需要防灾减灾场所、设施设备的物理环境建设,更需要社区治理体系的理念、机制和技术优化。浙江未来社区关于数字化韧性治理的实践探索,从被动应对向主动参与转变,兼顾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的实现路径,将为韧性城市建设提供有益经验。

参考文献:

[1]刘佳燕 沈毓颖.面向风险治理的社区韧性研究.城市发展研究.2017.24(12)

[2]周霞,毕添宇,丁锐,荣玥芳,孙立,马文琳.雄安新区韧性社区建设策略——基于复杂适应系统理论的研究[J].城市发展研究,2019,26(03):108-115.

[3]Linkov, I. and B.D.Trump.The Science and Practice of Resilience. 2019.Cham: Springer

[4]罗强强,孙宁华.面向风险的社区韧性治理——关键挑战与纾解路径[J].中国房地产,2021,4(15):54-59.

☆本文来源于“杭州现代社区文化营造发展中心”,经整理后发布;声明:本文观点不代表物业大数据立场,转载请联系文章原作者。如文章内容或图片涉及版权,敬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KANWUYE.COM 物业大数据为您解读最新、最全面的物业管理资本市场。

联系我们

版权沟通合作交流,可直接点击图像与我沟通……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