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老旧小区开展物业管理社区服务联合

钱志远表示,这一背景下,物业“破圈”承担更多公共服务职能,街道、社区链来更多资源与物业携手,共同推动老旧小区实现长治久安。

老旧小区物业管理,一直以来都是城市治理中一大痛点。记者日前走访了解到,在南京市多地,已有不少老旧小区率先探索“物业管理+社区服务”联动模式。物业不再简单从事物业管理,而是“破圈”走向集物管、养老、托幼等多功能一体的社会治理主体,同时与属地政府携手联动,让老旧小区物业不仅“进得来”,也能“留得住”。

老旧小区“逆生长”

日前,记者来到位于南京市玄武区新街口街道的红庙小区,在社区食堂内,遇到了前来打包饭菜的居民黄阿姨。“现在小区下楼就有热饭,出门还能免费理发,虽然是老小区,服务可不比新房子差!”黄阿姨说。

红庙小区始建于上世纪90年代,是典型的老旧小区。“此前,小区饱受物业缺失的困扰。”据新街口街道香铺营社区书记许艾芳介绍,2019年5月,社区引入红庙物业,对小区进行系统化物业管理。

于红庙物业负责人张家栋而言,这也是企业首次托管老旧小区。红庙物业入驻伊始,采取“先服务后收费”模式。截至2020年10月,物业收入来源仅有小区内58个车位的停车费,远不够运营开支。生存压力倒逼之下,为了与居民“破冰”,也为了增加有效收入,物业在小区内率先引入社区服务。

借助物业用房开起社区理发店;租赁房屋办起社区食堂、“四点半课堂”……此外,物业还成立了社区服务中心,提供居家养老、家庭装修、便民维修等一揽子服务。

上月,小区物业项目经理赵长海收到一名独居老人助医求助,他与同事合力,及时将心脏病发作的老人送医救治。老人病愈后,在业主群内将物业夸了又夸,带头缴纳了物业费。目前,红庙小区物业费收缴率已超过八成。

“物业管理+社区服务”联动模式下,红庙物业运营也基本持平。就在上周,还有业主向物业下了家庭装修的订单,“居民信任我们,企业也有了更多发展增量”,张家栋说,企业已接手10余个老旧小区,这一数量还将持续上升。

街道与物业“并肩作战”

路面平整、设施完备,三两居民在小花园里聊天玩乐,道路两边的车位上车辆整齐停放……近日,记者走进位于南京市秦淮区双塘街道的玉带园小区,入目皆景,居民怡然自乐。而在半年前,小区内部还堆满杂物,道路也常因垃圾遍地而产生异味。

据介绍,玉带园小区共有800多户居民。今年4月15日,双塘街道引入金基物业,在小区内划设了65个停车位。此外,街道采用为民办实事资金,为小区设置了车行道闸和人行道闸,实行围合式管理。

“我女婿上周刚交了物业费,这个钱花得值!”今年72岁的柏爱群在玉带园小区住了几十年,谈起物业入驻后这半年来的变化赞不绝口。据统计,金基物业在玉带园小区第一次物业费收缴率达35%,停车费收缴率100%。

“按照与街道的协议,物业进驻一年后收缴率将达到50%。”金基物业双塘街道老旧小区项目经理王靖伟对此很有信心,该小区的物业收费标准是0.45元/平方月,仅靠物业费并不能够平衡支出,因此,物业还计划承担“中介”职能,将小区里100余间空置房屋租售出去,既为业主带来收益,也能支撑物业发展。

“我们对物业费收缴率达50%的物业公司给予政策支持。”双塘街道副主任王宏亮介绍,街道、社区已与物业“约法三章”,做到“物业吹哨,执法报到”。针对占道经营等难题,物业及时沟通“吹哨”,执法队伍快速响应跟进解决,用好执法硬力量,和物业公司“并肩作战”。

多元协商共治老小区

记者在走访时发现,越来越多的老小区物业主动“破圈”,除承担物业管理职能外,还与属地街道、社区联动配合,参与到社区治理中。

“于老旧小区物业而言,这一选择,不仅出于自身生存发展需求,更贴合基层社会治理的可持续化发展方向。”曾任南京市城市治理委员会公众治理委员、南京市住建委第一届物业行业专家库成员赵健说。

“物业从事社区服务,有着在地化、贴近性的优势。” 江苏省社区发展研究会理事、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社会学系讲师钱志远表示,在社区服务的过程中,物业与居民联系拉近。“长期来看,老旧小区治理还需要实现党建引领下的多元协商治理。”钱志远表示,这一背景下,物业“破圈”承担更多公共服务职能,街道、社区链来更多资源与物业携手,共同推动老旧小区实现长治久安。

©本文由 XHG 整理后发布,旨在传播更多行业资讯。如文章内容或图片涉及侵权,敬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物业大数据 kanwuye.com」为您解读最新、最全的物业资本市场。

(0)
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打赏
上一篇 2021-12-02
下一篇 2021-12-02

推荐阅读

联系
邮件
返回顶部